搞温情?台候选人打“女儿牌”拉抬声势,吸引年轻选民

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】2020年台湾“大选”进入最后阶段,几个候选人都拿出压箱底的“武器”。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和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不约而同地想到打“女儿牌”,准备为自己的选情再加一把火。

率先打出“女儿牌”的是宋楚瑜。1月1日宋楚瑜出门跑行程,女儿宋镇迈全程跟随。有别于之前的低调,她大方站在父亲身边,穿的橘色大衣呼应了亲民党的代表色“橘色”。宋楚瑜受访时笑着称,女儿说自己帮不上忙,至少要给老爸打打气。5日,一些支持亲民党的年轻人在台北信义区街头上演快闪行动剧,拉起写有“走出蓝绿恶斗、这一次我们用脚去投票”的横幅,宋镇迈到场响应。她6日深夜在脸书发文称,自从有记忆以来,父亲就已是公务员,对于他常年因公务繁重不在家,他们也感到很习惯;她20岁那年父亲独立参选“总统”,“许多人说看着他4年选一次长大,其实我也是”。宋镇迈说,母亲身体状况不佳离世后,她决定回台教书创业,有时遇到工作上的疑惑向父亲请教,“他会跟我说,他不会画图,对赚钱也没兴趣,但人在公门好修行,好的政策能够影响改变多数人的生活”。父亲虽然年岁大,但他对于国际情势、科技新创、行政效能都有独到的见解与策略,就是因为他的经历给了他高度与格局。宋镇迈最后写道,她为父亲感到骄傲,并打趣他是“靠肾上腺素过活的男人”。

对于女儿的温情长文,宋楚瑜7日表示相当欣慰,称女儿最大的特色就是不出风头、低调,觉得爸爸一生最重要的志业就是为大家谋福利,“政治要对老天保证,找回家庭的伦理”。

宋楚瑜育有两名子女,分别是大儿子宋镇远与小女儿宋镇迈。夫人陈万水2012年因病去世后,宋镇迈就辞掉美国教职返回台湾,在中原大学景观系任教。她相当低调,很少在镜头前露面,但2015年宋楚瑜投入“总统大选”时,宋镇迈特别站了出来,除了替父亲宣传外,还为宋楚瑜拍摄竞选歌曲。2017年11月,她又陪父亲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。

此次再度出马,宋镇迈被问到是否担心和韩冰做比较时表示,“我怎么比得上她?人家小我20岁”。韩冰正是韩国瑜的女儿,据《联合报》4日报道,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期间帮忙辅选的韩冰至今未出面,引发不少支持者好奇。韩办人士称,韩冰长相甜美、有礼貌、情商高,是重量级催票秘密武器,“最后关键时刻她一定会出来”,只是日期与场合还待确认。有分析称,她很可能在9日“总统府”前的凯达格兰大道造势晚会上与父亲合体,吸引年轻选民。

1996年2月出生的韩冰是韩国瑜与妻子李佳芬的长女,目前在加拿大就读。2018年“九合一选举”开打后,她从加拿大返台为父亲助选,主攻“网战”,结果韩国瑜官方LINE粉丝数持续增长,是助韩国瑜登上高雄市长宝座的重要人物之一。韩冰也迅速成为岛内话题性人物,并为时尚杂志拍摄照片,人气居高不下。2019年3月她到三重为“立委”补选候选人郑世维扫街时,人还未到三和夜市,现场就已挤满上百人卡位,短短10米的路走了半小时,人气堪称比韩国瑜还旺。

有关韩冰辅选一事,韩国瑜自爆有情治单位告诉他,只要韩冰一出来,一定被抹黑。他不能让一个才23岁的女孩子遭受这种无情的抹黑,这是任何父母都不忍心看到的,所以“我不能让我女儿出来,受到这种遍体鳞伤式的抹黑攻击”。据中时电子报报道,黑韩势力已拟好黑韩冰的剧本。自由作家洛杉基为此评论称,韩冰要不要回来,是早回来还是晚回来?他们都会有话可说;如果不回来辅选,韩冰就会被说“输定了,怕回来会丢脸”;如果回来了,会被批“女儿干政”。《联合报》称,对比韩国瑜草根形象深植人心,韩冰不仅形象正面、健康,受访时对于各种问题都对答如流,用字遣词得宜,是弥补韩国瑜不可或缺的角色。尤其“进厨房就别怕热”,国民党声势在“九合一选举”后开始下降,“虽然爱女心切、担心女儿受伤害是人之常情,但眼看对手步步紧逼,打出韩冰这张王牌已是刻不容缓”。

候选人打出“子女牌”在岛内选举时经常出现,像陈水扁2000年竞选时就曾刊出儿子陈致中服兵役的照片。一方面吸引年轻选票,同时也暗批其他候选人的儿子没有服兵役。

相比之下,没有结婚的蔡英文在这方面比较“吃亏”。至于兄弟姐妹,她的父亲蔡洁生生财有道,情史也相当丰富,与4个女人生了11个孩子。前几年,蔡家曾爆发家族争产官司。有分析认为,“家人牌”和“子女牌”其实是把双刃剑,用得好当然可以凸显候选人重视家庭伦理、在选民心目中加分,但如果出现像陈水扁妻子和儿女那样疯狂敛财的情况,无疑将使政治人物的形象受到重挫。

相关新闻

    推荐阅读

    //360推送 //百度自动推送 //51la